4006 088 232

(早7:00 - 晚22:00)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意见反馈

  • 1

    ¥1023/工位/月

    房源地址房源地址房源地址房源地址

意见反馈

  • 免费咨询

首页 资讯中心 > 不得不提的联合办公品牌:WeWork

不得不提的联合办公品牌:WeWork

来源:www.xiaoweifeng.cn 发布时间:2020-07-07 16:38:39

一说起联合办公WeWork必然是行业中绕不开的话题,是一个聚焦了行业信息的中心点;WeWork是联合办公的行业鼻祖,在巅峰时规模可以说是傲视群雄,空间点位分布全球,一时风头无两。用一句电影台词来形容巅峰时期的WeWork很是贴切:“平生不识陈近南,便是英雄也枉然”。

wework联合办公.jpg 

但是,位置也高,摔得也越疼,从2019年起,WeWork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,甚至可以用惨淡来形容,从上市申请失败开始,估值高达470亿美元的独角兽一路下跌至不足80亿美元,创始人亚当•诺依曼也被迫从董事会离席。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一家行业巨头迅速的坠落呢?

WeWork的发展历史

WeWork创建于2010年,由亚当•诺依曼和米格尔·麦凯尔维在纽约开设了第一家WeWork联合办公空间,其中部分资金来自于美国曼哈顿的一家房地产公司,该公司以1500万美元购买了当时WeWork33%的股份。

2014WeWork获得C轮融资1.57亿元,一年后又获得E轮融资4.34亿元,估值突破百亿元,在当时的美国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名单中,仅次于UberAirbnb,成为了当时风头最劲的独角兽公司。

2016年,WeWork遇到了“贵人”软银,也是这位“贵人”让WeWork开启了疯狂夸张之路。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在公开的表示被诺伊曼的“疯狂”折服,同意投资WeWork

也是20167月,得到软银资助的WeWork正式踏入了中国的市场,首站选择了经济发达、商业领先的上海,随后,陆续在北京、香港、深圳、成都、杭州、武汉等城市设立办公空间。不到三年时间,在中国的办公空间已经超过70个,会员总数逾85000个(所有注册会员)。2019年,WeWork在全球拥有280个办公空间,用于5000多名员工,遍及了32个国家的86个城市,在201811月份,WeWork更名为The We Company,其估值达到470亿美元。风头一时之间“盖压群雄”,可以说WeWork占据了当时联合办公的半壁江山。

wework联合办公空间.jpg 

WeWork两度“IPO”申请失败

201812月份,WeWork就曾以The We Company的名义秘密提交IPO申请;也是IPO申请,让WeWork的真实的财务状况曝光,在过去3年,WeWork一共损失29亿美元。 

2016年到2018年,WeWork的营收虽然从4.36亿美元增长到18.21亿美元,但同时,其净亏损额从4.29亿美元扩大至19.27亿美元。高增长高亏损的Wework实际赚得多亏得更多,盈利能力真的堪忧。也因此,第一次WeWorkIPO失败。

20198月,WeWork正式提交招股说明书,继续冲击IPO,其说明书显示其2019年上半年亏损达6.9亿美元,同比增长25%,依旧没有任何盈利的起色。第二次的IPO失败可以说是WeWork迅速走下神坛的导火线。

2019930号,WeWork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撤回了上市申请,接连的IPO失败,WeWork估计暴跌从最高的470亿美元,一路跌到不足80亿美元。

估计暴跌的WeWork不得不断臂求生,在短短不到180天的时间里,WeWork已经进行了三轮的裁员,解雇了数千名的员工。曾经的戴有各种光环的联合办公巨头就这样迅速的坠落,实在让人唏嘘不已。

wework 联合办公空间.jpg 

WeWork和软银的“相爱到相杀”

2016WeWork和软银结识以来,软银在四年的时间里,一共向WeWork投资了近110亿美元;助推WeWork一步步的走向巅峰,工位从21.4万增长到60.4万,共享办公空间租赁覆盖的国家和地区增加到32个。WeWork的估值也从200亿美元一路被软银抬高到470 亿美元,软银也因此一路成为WeWork 最大的股东。

WeWorkIPO失败前,软银和WeWork可谓是“情意浓浓,相爱到极致”。

然而,一切的一切都从在WeWorkIPO失败之后,全都变了样。IPO的失败,让曾经的光环消失,公司估值暴跌,不仅WeWork遭遇滑铁卢,连着孙正义也被拉下初创公司投资风向标的神坛。

201910月,软银提出包含撤换创始人亚当•诺依曼在内的拯救计划,该计划价值95亿美元,从股东手中购买约30亿美元的股份,并提供65亿美元的债务与股权融资,随即软银支付给诺伊曼约17亿美元遣散费并正式接管WeWork

wework和软银.jpg 

然而2020年毫无预警的全球疫情,让软银必须面对一个更残酷的事实,前面的路更难走。

2月上旬到3月下旬间,软银股价几乎被“腰斩”,孙正义在对投资者声明中表示,疫情拖累全球经济,预计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。

自顾不暇的软银,终于决定不再为那些投资了数十亿美元的公司继续续血,WeWork也不例外。42日,软银宣布撤回以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的邀约。 

就是这一举动,让WeWork和软银从“相爱”变成了“相杀”。

软银放了WeWork鸽子,取消了原定的30 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,等于是到手的钱在诺依曼和WeWork其他股东眼前白白溜走。诺依曼当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。

于是,在54日,WeWork一纸诉状将软银告上法庭,一场“相杀”大战就此展开。诺依曼和股东声称软银“滥用权力”“秘密采取行动破坏回购计划”,并且“诺依曼将他和数千人辛辛苦苦建立的WeWork交给软银管理,是因为信任。”言下之意,诺依曼错信软银了。

而软银的首席律师Rob Townsend也直接怼回去,宣称诺依曼的起诉毫无道德,“软银根本没有义务完成邀约,尤其在诺依曼将成为最大受益者,套现近10亿美金的情况下。”

这场“相杀”大战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“坐等吃瓜”,看最终会是那方得到胜利呢。

wework和软银1.jpg

WeWork最新消息

2020六月末尾,WeWork关闭了位于纽约格兰街154号的一所联合办公空间。WeWork关闭旗下办公空间已经不是什么大新闻了,但这家位于纽约格兰街154号的办公空间不太一样,它是WeWork成立以来,第一家创立的的联合办公运营的空间,对于WeWork有着很不一样的意义。希望对于WeWork来说,放弃纽约格兰街154号的他们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!

现在的联合办公行业已经承担的太多的质疑和压力,作为一个联合办公从业人员,真的希望WeWork能够度过难关,涅槃重生,给行业带来一个新的气象。

本文部分数据内容来源于:迈点资讯